李迅雷: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打造中国高盛并不是两家券商合并

  8月18日消息,2020新浪财经港股价值峰会暨金麒麟港股价值风云榜正式举办,新浪财经聚焦香港市场,开展一年一度的金麒麟港股上市公司价值风云榜评选,评选优质企业,丈量港股核心价值。王忠民、李迅雷、陆挺、张忆东、洪灏、陈雳、王汉峰等资本大咖共聚新浪财经,解读全球经济走向,研判港股投资趋势。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出席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他重点讲了中国资本市场走向全球化需要哪些支持。他表示,主要三方面支持,1)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我们资本市场融入世界的关键一步。2)资本市场参与主体要走向国际化。3)A股应该在制度设计上跟国际进一步地接轨,在各种制度上面跟国际接轨。

  李迅雷表示,打造中国的高盛并不是两家券商公司合并就可以,因为首先高盛不仅有股权,同时它也是合伙人制。也就是人才之间优势互补,力拼一些业务增值,这种狼性的文化还是需要的。

  资本市场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要加大培养机构投资者,提升机构投资者的话语权。接下来还是要鼓励更多境外机构投资者或者境外的投资者来投资我们的A股市场,同时也投资我们的债券市场。我们的机构、我们的投资者也要走出去,只有走出去了,才能够实现我们居民家庭财产全球化的配置。

  要让我们的监管更加到位,让我们的资本市场更加规范,制度更加严格执行。一方面退市制度要严格执行,优胜劣汰,使得大家看到风险就不能够乱炒了;行定价的市场化,优胜劣汰完善起来,要严格执行退市制度;现在作为卖方,证券公司的研究部门,它基本上没有过一篇做空的报告、看空的报告,未来卖方分析师能更加敢于写看空的报告。这样的话市场就会更加规范了。

  以下是李迅雷演讲要点:

  李迅雷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具体的进展还是偏慢,跟我们国家的大国地位不相适应。目前来讲,世界的主流货币当然是美元,其次是欧元。美元作为全球的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的比重在60%以上,而中国人民币在全球的结算货币和储备货币比重不到2%,我们的GDP总量占全球比重是16%以上,我们的比重过低了,跟中国的经济体量不相适应,我们的全球化率水平还比较偏低。这就是说整体全球水平比较偏低的情况下,我们的资本市场更加需要推进全球化。

  要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一方面是加大资本项下对外开放的力度。另外一方面是要先行先试,用一些具体的个案推进,以点来作为一种突破,然后再推广到面,这个应该是可以来做的。比如说像上海的自贸区的新片区,它可以在人民币资本项下对外开放可以先行先试,先做一个试点,在这样一种试点之下,可以把那些方面进行推广,比如说鼓励境外居民增持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资产,人民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在世界上可以进一步地增加。第二,要试点建立本外币一体化的商务体系,统一本外币跨境资金池的管理政策,实施更加便利的跨境资金的管理制度。同时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来支持科创板的健康发展,在上海常态化试点合格的境内有限合伙人,也就是QDLP制度等等。最终多项举措使得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进一步提高,我们也有更多的机构可以出海,也可以吸引更多的机构进来。

  第二个建议就是要资本市场参与主体如何走向国际化。资本市场的参与主体主要是三大方面,一个是中介机构,比如说证券公司就是一个中介机构。二是投资者,包括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三是监管部门,制度的设计者、市场交易的制度安排者。

  第一方面,证券公司如何进行推进国际化。证券公司首先还是要做强做大。我们经过了30年的发展,证券公司的规模比以前要大很多,我们的市值也比以前大很多倍,这是一个进步的方面。另外一方面,证券公司在海外业务的占比很小,虽然很多证券公司也在香港设了分支机构,但是香港毕竟还是属于我们整个领土范围里边的,参与度还是不够高。证券公司进一步“走出去”,前提就是我们的证券公司要跟境外的这些投资银行在体制机制上接轨,要有可比性。

  把证券公司强强联合、做大,这样一种做大是否具有竞争力?这样一种做大是否就能够真正使得我们的竞争力提高?有人说要打造中国的高盛,就是把两个公司合并起来,就能够成为中国的高盛了吗?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因为首先高盛不仅有股权,同时它也是合伙人制。也就是人才之间优势互补,力拼一些业务增值,这种狼性的文化还是需要的。我们的投资银行到目前为止之所以在我们中国的金融体系当中的地位要低,以至于被认为是小散的这么一个状态,因为我们的直接融资占我们的整个融资比重大概只有15%左右,发展了30年,没有显著地提高,而美国是80%以上,就是在于我们在这一方面股权文化还是发展得比较慢。发展股权文化,需要有一个好的机制。证券行业需要有一场更加市场化的改革来做强做大我们的投资银行业务。

  第二点,资本市场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的全球化程度怎么样,到目前为止还是偏低的。这些年来,我们境外的投资者陆陆续续进来,尤其是开通了陆港通之后,北上资金的比重显然在逐步地增加,北上资金对我们A股市场的话语权也在明显地提高。当然到目前为止所占的比重还是偏低的,根据统计,我们的境外资金在我们A股流通股当中所占的市值不到4%,在我们整个A股总股本的市值占比不到3%。相比之下,比如说像日本市场、韩国市场、香港市场,包括我们台湾地区的股市,境外的投资者的市值占比基本上都在20%左右,甚至像日本达到30%。为此,我们接下来还是要鼓励更多境外机构投资者或者境外的投资者来投资我们的A股市场,同时也投资我们的债券市场。因为在全球负利率、零利率的情况下,咱们国债的收益率还是比较可观的。同时,中国的经济在全球诸多经济体当中还是能够保持增长,今年的疫情下,我估计全年的GDP增长应该在2%左右,其它地方都是负的。我们的经济还在成长,机会还是很多的,要增强参与率。

  同时,我们的机构、我们的投资者也要走出去,只有走出去了,才能够实现我们居民家庭财产全球化的配置,我们现在的居民家庭资产大部分都配置在房地产当中,配置的比重过高,将来有一定风险。我们配的基本上都是国内资产,境外资产配的比较少。为什么我们现在的配置比重还是比较少的?现在有了陆港通之后,我们A+H的溢价率还是很高。我们在2014年开通了陆港通,到现在为止A+H的溢价率还是没有显著下降。也就是你可以买到更加便宜的股票,为什么你不愿意去买H股?而是要买同样股票的A股呢?A股的股价可能比H股的股价高出50%以上,股息率也要低50%以上。为什么要买A股?而不愿意去买H股呢?因为投资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追求价差收益。股息率可以不计,还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价差收入,这方面的投资理念显然跟全球市场的投资理念是有很大的差别,我们现在A股市场上股权的占比肯定是机构占比更大,但是我们散户的交易量要占到A股市场的80%左右,这样的话,市场还是通过良好的流动性来获得一个股价的提升,就是所谓流动性的溢价。流动性越好,溢价越小,估值水平也就越高,这样长期来看是难以持续的。所以,我们需要加大我们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的比重,机构投资者的话语权越大,个人投资者的理念也会受到机构投资者的影响。

  从2017年以来,我们的资本市场也是得到一个很显著的发展,那些炒小、炒短、炒概念、炒题材的“贾布斯”的那些股票的估值水平已经大幅下降了,就像香港一样,香港有很多仙股,我们A股市场虽然没有那些仙股,但将来还是会多的,这个需要机构投资者更大程度的参与,所以我们应该在全球化之前,应该鼓励更多的这些机构投资者,比如说像社保基金、养老金、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作为一个长期资本,加大对港股的配置力度,对于A+H里面明显溢价率过低的港股,有A股背景的H股加大配置,这样有利于我们理性的价值投资理念起来。

  所以,资本市场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要加大培养机构投资者,提升机构投资者的话语权。

  第三,要让我们的监管更加到位,让我们的资本市场更加规范,制度更加严格执行。比如说在过去12年当中,美国的股市累计退市的股票接近4000多家,而A股市场,退市的大概只有50几家。人家那个市场完完全全是体现优胜劣汰,这样使得估值就会更加合理。A股市场,我们不能够一味去指责我们的个人投资者,你们为什么老喜欢炒题材,因为你对那些不好的上市公司比较宽容。我们新的《证券法》已经出台了,要严格执行,要加大惩处的力度,现在来讲科创板包括创业板都在试点注册制,这个对于我们发行定价的市场化是非常有好处的。我们过去在核准制下面,我们发行股票不是以市场为依据,是以指导价来定的,这样供需关系严重得不平衡,导致估值水平虚高,今后在这方面:

  一方面退市制度要严格执行,优胜劣汰,使得大家看到风险就不能够乱炒了,不能够以追求价差收益为目的的不规范的市场行为,要非常严格地阻止。

  还有一方面是发行定价的市场化,优胜劣汰完善起来,要严格执行退市制度。

  第三,市场上应该有的工具要健全起来。现在作为卖方,证券公司的研究部门,它基本上没有过一篇做空的报告、看空的报告,都是建议持有、增持,为什么就不敢写这个公司估值过高呢?是因为我们的这个市场两融是失衡的,融券的极少,融资的极多。如果我们有严格的退市制度,对于市场不合规行为的处置力度加大,这样我们融券的规模也能增加,我们卖方分析师也能更加敢于写看空的报告。这样的话市场就会更加规范了。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 李迅雷: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打造中国高盛并不是两家券商合并

责任编辑:张海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