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诚人寿掌舵人万峰离职背后 或涉及股东与管理层矛盾?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或是在面对鼎诚人寿体量小、基础弱、深陷亏损泥潭等骨感现实下感到力不从心,一直注重以长期健康险实现保险公司内生性增长的万峰于8月31日离职鼎诚。巧合的是,5月底鼎诚刚拟获股东增资,地产系背景股东话语权加强,万峰便离职,背后或存两者经营理念冲突。

  而追随万峰一起来到鼎诚人寿的多位公司高层是继续留下效力还是另寻他处,这对于鼎诚似乎是一个考验。

  8月31日,保险老将万峰向鼎诚人寿提出申请退休,并且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职务。

  自2019年1月进入鼎诚人寿后,万峰试图发力长期健康险,通过续期拉动保费增长模式实现公司内生性增长,但对于鼎诚这类大多依赖银保渠道且没有建立有效个险团队的中小公司来看,发展期缴业务似乎有些吃力。且从2019年年报数据来看,鼎诚人寿分红险仍占主导格局,与万峰提倡的“续期拉动”的风险保障型业务所相悖。

  此外今年5月底,鼎诚拟获股东增资,增资后鼎诚将从新光人寿“一家独大”的局面变为新光人寿、香江金控以及柏霖资产“三足鼎立”,地产系股东话语权加大。而在刚披露拟增资不久后,董事长却离职,难免让人猜疑是否管理层与股东方面存在经营理念的不和。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与万峰一道加盟鼎诚人寿并担任高层的还有追随其多年的“旧将们”,此次万峰离职是否会进一步引起鼎诚管理层的一轮动荡尚未可知。

  董事长离职、股东“三足鼎立”,外部健康险市场竞争激烈,这对于转型健康险业务的道路刚起步的鼎诚人寿来说可谓“风雨飘摇”。

  转型遭遇“折戟”

  公开资料显示,万峰今年62岁,在保险行业有超过36年的深厚经历。2014年10月至2019年1月在新华保险先后任职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等职位。

  作为新华保险转型总设计师,万峰转型的核心思路便是,甩掉见效快但不利于长期发展的趸交业务,提出聚焦长期期交业务和保障型产品,致力于建立续期拉动增长模式。

  对于新华保险而言,甩掉趸缴业务无疑要大砍银保渠道,造成保费规模大幅下滑,资料显示,新华保险2016年保费排名下滑并首度被老对手中国太保赶超。或许是保费规模下滑过快,2019年1月,万峰离开新华保险。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天后万峰便出现在鼎诚人寿的董事会上,当选为董事、临时负责人。彼时的鼎诚人寿刚被解除增设分支机构及开展新业务的监管措施,领导班子也重新搭建中,业务可以算是重新起步。

  进入鼎诚人寿后,万峰仍坚持注重发力健康险,通过续期拉动保费,但事实再次证明,这种模式在刚刚“复业”的鼎诚人寿也是走不通的。

  期缴保单多是由个险渠道来做,需要依赖成熟的营销员队伍。而经历业务暂停、重新复业后的鼎诚人寿彼时仅有40个左右营销员,难以支撑长期健康险业务发展。

  同时,鼎诚2019年年报中,分红险业务占保险业务收入的73.9%,而这种分红险占据主导的格局与万峰提倡的“续期拉动”的风险保障型业务也是相悖的。 

  此外,不同于两地上市的新华保险,鼎诚人寿体量小基础弱,招兵买马、制度流程建设、控制风险敞口等“新公司”基础项都需要重新建设,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这对于已近退休的万峰来说似乎也有些“力不从心”。

  梦想受阻,现实的残酷却继续上演,上任一年多,万峰仍难改鼎诚亏损态势。数据显示,2019年,鼎诚人寿亏损约1.1亿元;2020年上半年,鼎诚人寿仍然亏损近6300万元。

  或是理想难以在骨感的现实里得以施展,近期根据媒体报道,上任仅一年有余的万峰已于8月31日向鼎诚人寿提出申请退休,并且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职务。

  离职背后:股东与管理层矛盾?

  5月29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公告显示,综合考虑公司资金需求及持续运营的需要,董事会决议增资7.5亿元,增资完成后,鼎诚人寿注册资本将从12.5亿元增至20亿元。

  其中,原第一大股东新光人寿出资1.875亿元,持股比例保持25%不变,香江金控和柏霖资产分别出资2.5亿元,持股比例分别由20%升至25%,深圳乐安居出资6250万元,持股比例由11%降至10%,其余两家股东深圳市国展投资和上海冠浦房地产未参与增资,持股比例分别降至8.75%和6.25%。另外,此次增资无新增股东。

  从此次增资前后的股权比例变化不难看出,鼎诚人寿将从此前新光人寿“一家独大”的局面变为新光人寿、香江金控以及柏霖资产“三足鼎立”。

  此外,柏霖资产此前一度想要控股鼎诚人寿,但后期不了了之。值得注意的是,柏霖资产还持有利安人寿19%的股权,位列第二大股东,而利安人寿主要靠银保渠道和分红险。对于柏霖资产而言,没有代理人、没有完善的产品线,想要从“零”开始发展长险并不符合鼎诚人寿当前的现状。

  而在提出拟增资后,股权将变为“三足鼎立”之势,新上位的股东话语权变重。此时董事长万峰却离职,不免让人猜疑是否管理层与股东经营理念发生冲突。

  值得注意的是,与万峰一道加盟鼎诚人寿并担任高层的还有其多名“旧将”。

  目前担任鼎诚人寿总经理职务的刘起颜,曾随万峰由中国人寿转投新华人寿,后又跟随万峰加盟鼎诚人寿。鼎诚人寿副总经理毛军曾担任中国人寿研发中心原副总经理、中国人寿广东分公司原副总经理。出任鼎诚人寿董事会秘书兼合规负责人的王文祥,也曾多年跟随万峰。任职鼎诚人寿陕西分公司总经理的李春,曾担任中国人寿陕西分公司原总经理。

  随着万峰的离职,这些“旧将”会继续留在鼎诚人寿还是另寻他处,这无疑是未来鼎诚人寿需要解决的问题。

  深陷亏损泥潭,鼎诚人寿急需新“掌舵者”

  公开信息显示,鼎诚人寿成立于2009年3月,是一家全国性合资寿险公司,前身为新光海航人寿保险。新光海航人寿起初含着金匙出生,由海航集团和新光人寿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5亿元,二者各出资2.5亿元。

  不过,此后该公司却深陷亏损泥潭,连续多年净利润亏损在0.4亿-1亿元,叠加业务推进和费用支出,资金的压力也在加大。由此也带来偿付能力的不断下滑,2015年底公司偿付能力下滑至-179.71%,不达监管最低要求,且增资一再搁置,导致监管责令其自2015年11月23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的监管措施。

  直至2018年10月,新光海航人寿引进新的股东增资(注册资本增至12.5亿)经银保监会批准解除行政监管措施,才得以正常开展业务。

  首次增资后不久,高管换血、更名、监管措施解除等事项接踵而至,新光海航人寿也“变身”鼎诚人寿,但或是因长期处于积弱和业务发展停滞的状态,公司近两年仍难改亏损态势。

  转型健康险业务的道路刚起步,内有“牵头人”万峰离职,外有健康险市场竞争激烈,鼎城人寿急需“接棒者”明晰业务发展方向。

责任编辑:潘翘楚